投稿指南
一、稿件要求: 1、稿件内容应该是与某一计算机类具体产品紧密相关的新闻评论、购买体验、性能详析等文章。要求稿件论点中立,论述详实,能够对读者的购买起到指导作用。文章体裁不限,字数不限。 2、稿件建议采用纯文本格式(*.txt)。如果是文本文件,请注明插图位置。插图应清晰可辨,可保存为*.jpg、*.gif格式。如使用word等编辑的文本,建议不要将图片直接嵌在word文件中,而将插图另存,并注明插图位置。 3、如果用电子邮件投稿,最好压缩后发送。 4、请使用中文的标点符号。例如句号为。而不是.。 5、来稿请注明作者署名(真实姓名、笔名)、详细地址、邮编、联系电话、E-mail地址等,以便联系。 6、我们保留对稿件的增删权。 7、我们对有一稿多投、剽窃或抄袭行为者,将保留追究由此引起的法律、经济责任的权利。 二、投稿方式: 1、 请使用电子邮件方式投递稿件。 2、 编译的稿件,请注明出处并附带原文。 3、 请按稿件内容投递到相关编辑信箱 三、稿件著作权: 1、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方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 2、 投稿人保证向我方所投之稿件,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 3、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 4、 投稿人向我方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即不允许一稿多投。若投稿人有违反该款约定的行为,则我方有权不向投稿人支付报酬。但我方在收到投稿人所投作品10日内未作出采用通知的除外。 5、 投稿人授予我方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复制、摘编、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制品、录制录音制品、制作数字化制品、改编、翻译、注释、编辑,以及出版、许可其他媒体、网站及单位转载、摘编、播放、录制、翻译、注释、编辑、改编、摄制。 6、 投稿人委托我方声明,未经我方许可,任何网站、媒体、组织不得转载、摘编其作品。

长沙清退共享电单车一个月后哈青桔美团等近万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清理整顿一个月以后,长沙近40万辆共享电单车去哪里了? 2020 年12 月,位于花侯路和湘府东路交会处的一空地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哈啰出行、青桔和美团等企业的无牌照

清理整顿一个月以后,长沙近40万辆共享电单车去哪里了?

2020 年12 月,位于花侯路和湘府东路交会处的一空地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哈啰出行、青桔和美团等企业的无牌照共享电单车密密麻麻地推挤在这里。

一年疯涨4.6 倍,长沙共享电单车猛增36 万辆

在诸多的一二线城市中,长沙对共享电单车的态度颇为少见。北上广深基本上看不到共享电单车的踪影,隔壁的湖北武汉2019 年一发现共享电单车露头就掐死在萌芽状态中。长沙则始终持鼓励态度。

2017 年,共享电单车进入长沙,为居民出行提供了便利。从2019 年开始,随着众多电单车企业纷纷“进军”长沙,长沙共享电单车市场竞争愈演愈烈,过度投放,无序竞争、乱停乱放等问题逐渐凸显。官方数据显示,2019 年底,长沙共享电单车接近10万辆。

2020 年9 月30 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和推动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化、集约化、绿色化发展,实行总量控制、配额管理,加快完善设施供应。“鼓励”“推动”表明了态度。

2020 年,疫情期间,长沙共享电动车迅速发展,《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不少长沙市民频繁使用共享电单车,除了便利之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可以避免乘坐公交车或打车,减少密切接触。

短短几个月之后,到2020 年11月初,共享单车超过60 万辆,其中电单车约46 万辆。而据第三方数据,2019 年,全国共享电单车数量才100万辆左右,长沙共享电单车数量增长之快堪称“疯狂”。

这一势头在11 月戛然而止。11月23 日,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集中约谈了小溜共享、喵走、哈啰出行、青桔、美团、喜宝达6 家共享电单车企业,要求3 天内清理回收无牌照电动自行车,总数近40 万辆。

被拆解、异地投放、上牌重来,共享电单车骑向下一程

在花侯路和湘府东路交会处的临时堆放点,哈啰出行的工作人员称,这里是政府组织安排的车辆暂存地,哈啰出行计划回收车辆维护保养,上牌后将按政府确定的份额重新投放,剩余部分会拆解或异地投放。

据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官网文章,今后,长沙各区政府将制定无牌照共享电动自行车整治方案,集中清运保管企业逾期不自行清理和回收的车辆,在核定城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和共享电动自行车总量后实施配额管理。

官方数据称,至11 月初,长沙已上牌的共享电动车6 万辆,小溜共享 辆、喵走 辆、哈啰出行7974 辆、青桔街兔6782 辆、美团6358 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走访发现,长沙共享电单车清理一个月后,哈啰、美团、青桔电单车极为少见,小溜和喵走品牌相对较多。

业内人士称,一辆共享电单车的成本约3000元。哈啰单车相关人士曾对外称,一辆哈啰单车的成本高达5000 元。如按照3000 元计算,近40万辆共享电单车若全部被拆解废弃,损失将高达12 亿元。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现实损失并不会如此严重。

12 月1 日起,长沙《关于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长政办发〔2020〕33 号)开始施行,有效期5 年,适用于芙蓉区,天心区、岳麓区、开福区、雨花区、望城区、长沙县、浏阳市、宁乡市参照执行。

根据该《意见》,长沙共享电单车投放实行配额管理,长沙交通运输、公安、城管执法三部门以召开定期联席会议的方式,综合长沙实际需求和各企业运营情况,共同确定共享电单车配额;各企业应当严格按照核定配额投放,投放的车辆应到市公安部门办理登记安装号牌,并进行编码或号牌管理,企业置换车辆应提前向市交通运输部门进行报告,市交通运输部门同步抄送市公安、城管执法部门,按照“先收后投”“号牌置换”“先上牌后投放”的方式进行。

长沙市交通运输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长沙现存上牌照的共享电单车共6 万辆,今后预计总量可发展至20 万辆。以此计算,目前被封存的这些共享电单车今后将有14 万辆获得牌照后,重新摆放在长沙街头。

文章来源:《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网址: http://www.cshkzyjsxyxb.cn/qikandaodu/2021/0708/1195.html



上一篇:长沙城市空间破碎化风险评价研究
下一篇:长沙房价在调控中的起起伏伏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投稿 |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编辑部|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版面费 |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论文发表 |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